写啥毁啥
垃圾本人

【麦莱花】puppy‘s love

1.


我坐在石阶上点燃一支香烟,没抽,丝丝缕缕的白烟从冒着火星萎缩的烟头飘出来。吸鼻腔的感觉就像喝下一大口樱桃可乐,又干又涩,有点甜滋滋的疼。

空气里忍冬花的香味很浓很浓,像家族里两个意大利女孩身上的香皂味道。我把那根浪费的烟扔进草丛里,再捡起垫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娇滴滴的丝料不像夹克或者羊皮马甲,原本一片平静的、寡淡的雾色丝绸,此刻已经皱的一塌糊涂。


身后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和尖叫,即使连墓室般庄严厚重的大理石墙壁也无法阻挡。我把自己塞进外套里,胸口处别着的一朵白玫瑰已经泛黄腐败,可它还是很美,缭绕着艳丽的死亡气息,残忍的香甜。


就像...

无题

·和亲小王子



蓝丝带握在母亲手中收紧于腰间,Eduardo从镜子里看到玫瑰花苞般的烛火暗然跳跃、漫天的樱草繁花和几滴划过粉色面孔的泪滴。


他踏着脚下的羊毛和金箔,燃烧在巨大哑金色圣坛中的火焰熊熊一团像是七月的夕阳。


他看到自己身上纯粹的白礼服被火光镀了一层悱恻的薄红,耳边是稚嫩的儿童在颂咏七位圣贤,他垂下眸光,那桃子般的火焰,混合了宫殿里数不清的珠光,他感到心中汹涌起渎神的快意。圣洁的七神,满室情与欲的影子。


他的父亲站在高台上,从遥远的天顶倾泻下来的日光像浓醇的白葡萄酒。那个庄...

【莱花】Born to die (重发)

假如莱总被猫耳侠抓进了阿卡姆疯人院。





 

 

 .

环视了一圈这间明亮的过分、空气凝结压抑的诊室,Brandon长吁一口气,一边等待自己的病人,一边最后温习一边手中他早已烂熟于心的资料。

 

Brandon Walter是一名资深的心理学家,以研究并医治有重度犯罪倾向和具有精神类疾病的罪犯闻名。他曾经和很多危险疯狂的高智商反社会人格的罪犯打过交道,但是今天,他的病人似乎与以往非常不同。

 

厚重的铁门被推开,一个消瘦憔悴的年轻男人被两个身材魁梧的警察半拖半扶着带进来,扔进Brandon对面的椅子里。

两名警卫无...

【莱花】Ecstatic (重发)

做链接,太麻烦啦

想了想

就重新发一下8


1.


Eduardo被悉索的细小声响吵醒,他的睡眠一向很轻。外室的灯打开了,深沉的金色光芒悄无声息地伸展蔓延到卧室里。年轻的男人微微皱起眉头,随手捡起一件丢在地上的睡袍,让如水般柔滑的轻薄丝绸遮住自己布满了粉红色欢爱痕迹的身体,然后下床,一边松垮的系上腰带,一边走出室外,姿态随意又懒散,像一只身材修长敏捷的猫科动物。


他在被漆黑夜色笼罩的露台找到了此刻本应和他在床上一起度过黎明前最后温存的人——那个在昨夜,在他身上留下了这些暧昧的、恢复缓慢的玫瑰花瓣的人,现在正借着一点点...

【卡配罗】 Fluffy Little Bunny(上)

年龄操作/xjb写/ooc/ck/abo/有肉但不是这一章


你卡成年了


正文:


他注意那个男孩很久了。


与其说是有意地注视,不如说是情不自禁地被吸引。


灯光熙攘、迷乱,绝对称不上狭窄的空间里挤满了人,那些年轻的身体在酒精和酸大麻的驱使下,撕碎残存着的最后一层薄纱似的小心,omega们从唇齿间流淌出自己体内最深处私密、香甜的味道,空气随着他们一起变得湿热、黏腻。

这些精致的陶瓷娃娃,就像即将融化的糖心粉红巧克力,娇软地呻吟、索吻,跌倒进垂涎已久的alpha们...

【卡配罗】孤独之心俱乐部 (Lonely Hearts Club)

同人即au




1.

栀子花落满了泳池,里卡多从水中探出脑袋,花朵缠绵着缀在他的发间。

苍白的骨朵卷进他被浸润成墨色的头发,克里斯蒂亚诺深受替他摘下来。还有柔腻的花瓣附在他的侧脸,葡萄牙人轻轻地替他抚去,指尖温柔短暂地停留,他笑着看他,似乎是情不自禁,他叫他那喀索斯。


一遍又一遍,他用艳情的名字称呼他,像幼稚的少年,也是暧昧的情人。

水仙花男孩趴在池边,下巴搁在两条交叠的胳膊上。空气里弥漫着馥郁的甜香,湿热又浓稠 奢靡的夏日。

里卡多脸上很快蒸出细密的汗水,眼睛下方的皮肤透出淡薄的粉红色,他的眉眼被浸湿变得更加深艳。 


他眯着眼睛仰头看克里斯...

你卡抽到尤文的那个眼神

我一看心里一抽

完了,搞到真的辽(爆哭

神仙抱抱

他俩很戳我的一点就是抱抱总是给人很私密的感觉

不需要言语,眼神和肢体的温度就可以传达自己的感情

找到一只小天使✨💛

1 / 3

© 聚乙烯帕姆圈 | Powered by LOFTER